還在念書的你,根本拿不出名片交換。這趟偽西部片決鬥,果斷是你輸了。

提起這事未免有些羞赧,但你大學念的是中文系,系所內生員男女比例,呈現一極端之懸殊落差,外系或許以為此間會發展什麼靡靡豔福,像王國維《人間詞話》形容李後主「生於深宮之中,長於婦人之手」,或大觀園裡的賈寶玉,弱水三千那般放題喝到飽。



if (typeof (ONEAD) !== "undefined") { 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 ONEAD.cmd.push(function () { ONEAD_slot('div-inread-ad', 'inread'); }); }





但事實之無奈在於,除可能淪為幫忙介紹正妹的掮客外,每次系上熱搞搞辦聯誼,對象都不外乎醫學電機等陽盛陰衰天秤另一端,斷然沒你等男生的份。如江湖傳言般,聽說某年某屆之某個阿宅誤判敵情,跟著女同學浩浩湯湯去了什麼竹子湖擎天崗那類的聯誼聖地,結果玩起觸電支援前線的小遊戲時,他因完全分不到隊而黯淡中離。

畢業後你有些因緣,隔段時間就與幾個同學學妹聚餐,小團體裡約莫有一或兩個單身學妹吧。而其中一個早婚嫁給工程師的熱心雞婆女同學,硬邀請了他老公的男同事,大亂鬥似的摻入你們的聚餐,明則曰替單身的學妹索覓良緣,暗裡其實是炫耀自己無敵無畏無以凌駕的幸福人生。

這事說來隱晦又曲折,恐怕非得是典型異女才懂的敗犬階級論。沒戀人的單身狗肯定排序在種姓制度之最低階,而後先求有再求好,寧可爛勿可缺,工程師、醫師、律師等一串社會精英職業,反身轉喻的是作為情人或妻子的話語權力。當年上一代女性主義嚷嚷的經濟獨立或性自主,到了新世代全都要的陣營,最後還是淪為「我老公如何如何」大作戰。那種「你們看我嫁的很好,希望學妹向我看齊」的殷殷父權再製與拳拳異女霸權,看得你無奈卻又只得偽作大方,熱烈歡迎其他雄獸加入你們巢穴。

接著就是男同事蒞臨當晚,與想像中年薪百萬工程師頹宅形象迥然,精緻奶油的五官,潮潮的穿搭,妥妥的應對,和從你的座位望去怎麼都顯得有點膠黏黏的髮蠟。就像國中時生物課本裡的那種奇珍配圖,孔雀開屏、深海魚把鱗片置換成為高亮度螢光色,或南美洲叢林某種樹蛙,鼓起顏色鮮豔的腮囊宛如快爆炸一樣。那一整晚的包廂長桌前,四周空氣漫漶著費洛蒙和蛋白質碎沫氣味。

與大學聯誼時女生班的男孩被晾在一旁顯然有別,男同事看到你,忙不迭掏襯衫口袋,來一齣遞名片秀職銜的社會化流程。回想那時,你們其實不過就二十三、四歲,新簇簇名片尚無履歷可謄寫。而今回顧這一章回的套路,實在很像動物星球頻道,公獸們為爭奪交配權,狹路相逢,動物感傷那樣冷靜地互相觀望、虛張聲勢,伸爪子架胳膊,對幹前的暴風雨平靜,這很難不讓人聯想起《孟子》,想起那段著名「人之異於禽獸者幾希」辯證。

想人類勞耗如此心力,如海灘前沙堡雕砌般,層層鏡像建制起來的文明與禮教,卻那麼脆弱,不堪一擊,只因荷爾蒙分泌過度就隨手坍縮。

結果是那時還在念書的你,根本拿不出名片交換。這趟偽西部片決鬥,果斷是你輸了。只見那晚男同事浪漫滿屋,逗得學妹花枝亂顫。你們鬥敗公雞的其他男孩只得圍坐桌緣,望著學妹透著光、倒映在黃表紙屏幕的背面,如駱以軍〈發光的房間〉最末那景象,抽繩牽動著她的纖細手腳與童稚笑顏,宛如皮影戲人偶一般翩然起舞。

(中國時報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oliverh78hh 的頭像
oliverh78hh

袁皇玲

oliverh78h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